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详情

2019-12-14 02:00:59 来源:巨鲸彩票-巨鲸彩票官网-巨鲸彩票app-巨鲸彩票下载 浏览次数 85

  晚上,刚看完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白皮书的量子歆,忽然脑子里象似起了厚重的水雾,整个人坐在椅子里晕晕漂漂起来。不知多久,水雾渐消渐散,清晰处露出一个如湖水般波动着的竖立的镜面,镜子里静默着一个浩瀚的宇宙背景,背景之上有四颗星耀眼地亮着,构成了一个大四边形的四个角。正当我迷惑自己脑子进水之际,一个声音传来:

  “这就是天秤座中最亮的四颗3m星α、β、γ、σ。马上会有一场关于Libra的神仙会。你听着就好。注意,别出声。”我点点头,下意识地“嗯”了一下,突然想起让我别开口,赶紧捂住嘴鼻,把声波截断。就在此时,α星闪了起来。

  α星(马克思):尊敬的中本聪先生,欢迎来到天秤座神聊!世间人至今未得见您的尊容,而由您开创的加密货币事业则浩浩汤汤。我想,由您开始来聊聊Libra应该是最合适的。哈耶克先生、凯恩斯先生,你们不反对吧?

  β星(凯恩斯):完全赞同!在我这个技术门外汉看来,Libra就是一种新的比特币。作为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先生的意见,我洗耳恭听。

  σ星(中本聪):谢谢您,伟大的卡尔-马克思先生、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先生、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先生!三位先贤大师都有自己的货币理论,充满真知灼见。能够与你们一起讨论Libra,是我的无上荣耀!恭敬不如从命,我抛砖引玉。正如三位所知,根据皮书,Facebook将发行一个名为Libra、可全球流通的数字货币,并且建立起一整套以Libra为核心的金融基础设施。所以,Facebook通过Libra主要提供全球范围内的支付、转账和汇款服务。从商业的角度,Facebook的Libra是一次关于电子钱包和支付服务的创新。

  中本聪:毫无疑问。只要监管放行,Libra必将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就如同支付宝、微信支付一样。

  中本聪:是的,这是Libra在技术上与它们的不同之处。Libra运用了区块链技术。

  凯恩斯:能看到自己开创的区块链技术被继承发扬,您一定感到非常骄傲和幸福!

  中本聪:凯恩斯先生,我需要纠正一下您的这个说法。我并非区块链技术的创始者,W.Scott Stornetta先生才是“区块链之父”。我的贡献是第一个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数字货币领域并做了些进一步的技术创新。

  中本聪:感谢您的赞誉,凯恩斯先生。其实,我现在真实的心态是五味杂陈。我并没有感到骄傲和幸福,相反,甚至有些沮丧。

  中本聪:Libra并非如您所认为的那样是一种新的类比特币。从货币哲学的层面上说,Libra与比特币完全不是一个物种。它背叛了由比特币开创的加密货币理想;从货币技术的层面上说,Libra阉割了比特币区块链技术,只剩下了1/4。

  中本聪:好的。我运用区块链技术创造比特币有两个核心(两个1/2):一是智能合约技术,它用以支撑每一枚比特币的创造过程,也就是“货币发行”;二是分布式记帐技术,它用以支撑比特币的流通过程,也就是“货币流通”。从公布的白皮数来看,Libra完全抛弃了前者,而对分布式记帐技术也只保留了一半。所以我说是1/4.

  哈耶克:中本聪先生,根据我对新技术的有限理解,我猜测, Libra之所以在货币发行上完全没有使用比特币的智能合约技术,原因在于Libra币的发行是外生的,每一枚新发的Libra都是由用户的充值行为产生的。而您比特币的货币发行则是内生的。比特币是记帐服务的劳务报酬,每一枚新发的比特币,都对应着一次通过竞争胜出而获得的、被全网接受的记帐行为。

  中本聪:哈耶克先生,虽然您不懂技术,但您的洞见完全正确。比特币的智能合约,就是一整套与货币发行相关的竞争与激励机制。而Libra的发行,正如您所言,就是一个简单的充值行为。所以“杀鸡无需用牛刀”,根本不需要比特币的区块链智能合约发币技术。

  哈耶克:哈哈!很高兴我能猜中。但是,您说的“分布式记帐技术只保留了1/2”是什么意思,我猜不透。

  中本聪:哈耶克先生,作为比特币货币流通的技术支撑,比特币的分布式记帐技术允许任何个人和组织成为比特币网络中的一个节点,来参与比特币流通的记账服务和账本保存。换句话说比特币网络的节点数可以无限多。根据白皮书,虽然Libra也采用了区块链分布式记帐技术,但却只有100个可信节点。比特币是公链,Libra是联盟链。所以我说Libra只保留了区块链分布式记帐技术的1/2。

  中本聪:正是如此。比特币网络依靠数量众多的可信节点来确保比特币发行、流通的真实、准确。除非整个网络中51%的节点被攻击篡改,否则比特币是绝对可信和安全的。而Libra只有100个可信节点,这意味谁掌握了其中的51个节点,理论上他就可以为所欲为。比如,您充值了100英镑,它可以篡改成只有10英镑,而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被剥夺而胜诉无门。

  马克思:中本聪先生,您讲得非常清晰。请允许我总结下您的想法:从技术层面来说,您认为Libra阉割了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从而导致“发行庸俗化”和“流通危险化”。

  中本聪: “发行庸俗化”和“流通危险化”并非是“错误”。所谓Libra的庸俗化和危险化,只是相对于比特币而言。依我愚见,之所以有这种不同,根本上是因为我和扎克伯格有不同的货币哲学和不同的初始动机。

  中本聪:不胜荣幸!第一个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1月3日。此前的2008年,人类社会爆发了一轮新的全球金融危机,其影响至今绵延未息。“阳光下没有新鲜事”,危机的根源在我理解,仍然是在全球宏观经济周期波动背景下,主权货币的超发、各国币值间的失衡和不平等的货币霸权。

  哈耶克:我记得您在诞生第一枚比特币的创世区块里记录了一则相关的金融新闻:2009 年 1 月 3 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中本聪:是的,我是有意的。为破解困惑了人类的金融和货币难题,我试图创造一种货币,遵循如下这些原则:它具有内生的价值锚,货币价值来自于真实的价值创造;它的发行完全自动化,受到规定的严格约束,不存在凭空超发的可能;它的流通能够高效、便宜并且安全;它能够摆脱国家主权的控制从而不沾染货币霸权的恶习。正是在这些原则的指导下,我尝试用区块链技术来构建比特币的发行和流通这两个核心环节,并避免比特币在启动运行后被任何组织或个人人为操控干预。技术朋克们喜欢称之为“去中心化”,姑且可以这么概括吧。

  哈耶克:“天下苦主权货币久已”!中本聪先生,对您的货币哲学和动机我心有戚戚。我认为,Libra并没有您这样的宏大抱负。Facebook通过Libra想做的,只是在个人消费支付、转账、汇款等货币流通或者说支付领域的“消费者平权”——更方便、更高效、更低廉、更安全。Libra本质上还是一门生意,与Facebook作为一家企业,其自身的发展和业务的转型有关。

  中本聪:是的,哈耶克先生。正如我一开始所说的,从商业的角度,扎克伯格敏锐地抓住并设计了一个新的好生意。

  凯恩斯:尊敬的哈耶克先生,听到您这么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本以为您是会对Libra抱有全力的支持和由衷的期待的。

  凯恩斯:来天国后,我拜读了您在人世间著述的最后一本经济学著作——《货币的非国家化》。在书里您大胆地提出:既然在一般商品、服务市场上,自由竞争最有效率,那为什么不能在货币领域也引入自由竞争呢?

  凯恩斯:由此您提出了一个革命性的建议:废除中央银行对货币创造的垄断,允许私人企业发行货币,并自由竞争。您相信,在这个竞争的过程中,将会出现最好的货币。

  凯恩斯:无论是比特币还是Libra,难道它们不正是对您理论的伟大实践吗?

  哈耶克:您只说对了一半,凯恩斯先生!对我而言,符合我货币理论的,是比特币,而不是Libra。在读到白皮书之前,我就认为Libra它不是我所建议的那种货币!

  哈耶克:三位请听我详细解释。Libra不符合我的货币理想,有两大原因。第一个原因:不符合自由竞争的市场结构。我期望市场竞争的力量能够优胜劣汰出最好的货币,这意味着市场里要有足够多的、实力相当的主体来发币,从而形成一个充分自由竞争的环境,而不是从一开始就有个别玩家拥有天然的、大幅度的领先优势。可惜,Facebook太庞大了,覆盖了27亿人口,拥有近似垄断的市场地位。由它提供货币流通和支付服务,竞争优势太明显了。我认为货币竞争的空间被大幅压缩了。

  中本聪:我完全赞同您的这个看法。Facebook的市场优势地位太强大了。

  哈耶克:谢谢您,中本聪先生!虽然我不太认同Facebook自己发行Libra,但这并不意味着Facebook完全不适宜于开展我理想中的货币实验。相反它有非常大的潜力,并能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前提条件是Facebook不以某个具体货币的发行者的角色出现。

  中本聪:哈耶克先生,请允许我来猜猜您的想法!您所期望的是不是这样:Facebook利用其优势规模和区块链技术,把自己定位于“数字货币发行服务平台”——即成为各种数字货币发行和流通的基础设施,成为各种数字货币竞争的平台,而不是自己发币,如果是这样的定位,那么Facebook就能够成为您理论的伟大实验田。

  哈耶克:完全正确!这正是我曾经对Facebook的期待。但是,至少这次它让我失望了。

  马克思:您的这个设想非常有益!您谈了Facebook令您失望的第一个理由,那第二个呢?

  哈耶克:第二个理由是这样的:至今,主权货币的创造或者说发行及其流通都依赖于国家信用。如同中本聪先生的货币哲学,我同样期望市场化的货币,就称之为非主权货币吧,能够摆脱这样的困境。非主权货币应该具有独立的、内生的价值来源,从而避免货币的超发。比如比特币。

  中本聪:是这样的,请允许我补充说明一下:每一枚比特币都是通过消耗能源和硬件提供一次记帐服务而产生的对价,每一枚比特币都对应着真实的价值创造。比特币不存在凭空的超发可能。

  哈耶克:谢谢,您的说明让我的观点更清晰!比特币找到了自己的内生发行规则。但是,Libra则完全不同。Libra通过法币充值产生,是一揽子主权货币的对应物,它的价值是外生的。无论这一揽子货币的结构是怎样的,它仍然是主权货币的附庸。

  中本聪:请再允许再次打断您,我想说:在目前的设计架构下,Libra必定被主权货币的缺陷所传染:主权货币超发则Libra也会超发、主权货币币值急剧波动则Libra也会剧烈波动。

  哈耶克:是的,讽刺的是,白皮书中还宣称要通过Libra解决主权货币币值大幅波动所带来的烦恼。这让我想起了历史上印度人的宇宙观:地球如何漂浮于空中而不下坠?因为地球在四头大象的背上。那大象们又是如何不下坠的呢?大象们在一只乌龟的背上。那乌龟又是如何不下坠的呢?……正是以上两个原因,使我彻底失去了对Libra的幻想和期待!

  马克思:这倒不是。我的感同身受在于: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都对自己的理论抱有充分的自信,对其被实践抱有热切的期待。而残酷的现实是:人类的实践往往并不能如我们所愿。

  马克思: 100多年来,人类社会对我的理论不断进行解读、实践和发展,现实教会了我:坚持理想主义,但不能理想化。理想化很容易遮蔽人的眼睛而使自己短视僵化。